奥维网

始跟爸爸出海捕鱼,不过我能做的只是掌舵和开船的工作,因为网子太重了根本拉不动,我负责听从爸爸的指示将船前后左右移动,好让网子可以轻松的拉起,只是当时的我偶尔会忿忿不平,心想为何别人的小孩可以安稳的睡到天亮,而我却会在凌晨一两点被叫起床要出海捕鱼,我通常会赖床,看爸爸会不会看我睡的很熟而放弃叫我,不过没有一次成功的,尤其是冬天的凌晨特别的冷,海面上的风和浪都好大,一直到高中后因为课业的繁重就很少和爸爸去捕渔了,后来我想想,很多事情我没有说不的权利,身为讨海人的儿子,身体流著讨海人的血液,就注定要帮忙家裡的事情,在我们村子的男孩子都是如此。>『觉得我们这家店怎麽样?』「很不错!气氛很好!」

『我自己也是很喜欢,

厌倦

世俗的一切

众人皆醉...为我独醒?

也许只有我醉了

一口名为温柔的美酒

贪杯


整个爱上那种酸酸甜甜咕溜的口感
也会固定买来喝(现在都有优惠喔~最近在小屈发现的)
脑海中的记忆回荡著,再看完介绍故乡的节目之后,家…对一位游子而言是何等的重要,每次回家前总会兴奋的睡不著,直到现在离开故乡已经六年多了依旧是如此,不管离开多久,爸妈一直是张开双臂欢迎我回家……

在北纬23?a31’东经119?a34’的海面上有一个群岛遍佈的美丽海岛;湛蓝的天空、清澈的海洋和洁白的沙滩,空气中有股淡淡的海水味,这个地方叫做澎湖,是我从小长大生活的地方,渔村长大的我喜欢海,海是我的玩伴更是我的衣食父母。
但我觉得他找我聊天的频率真的相当超过 真的很累人

几乎每天 他都想找我下班去吃饭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